打牌月入20000-注册就送666礼金

大发扑克|dafapoker|大发在线德州扑克|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——大发游戏导航(dfyxdh.com)

迈博myball最新网站|迈博体育官网|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——迈博体育导航(mbo388.com)

(1)我叫林家文,暗恋高中的同班同学姚姗姗已经一年多了。,王姗姗是我们的班花搂摓撂摝,睡碬碠碣但一直没看过她交男朋友。现在是高二的暑假的开始,爸妈跟妹妹到日本旅游一周稦稫种稯,碢碳碪碴这是一个好机会,我鼓起勇气决定打电话向她告白。

手机响了七声榣榥榷槌,绪緅绶绰咦~通了。「喂,妳好慔惯憀慁,槉槆榹榕我找姚姗姗同学。」「我就是,你是林家文吧,请问有什么事吗?」远端传来姗姗甜美的声音。「有件事想跟妳说,妳现在有空吗?」我问。「我刚要去图书馆,没关系,你说…..」姗姗回答。「我…觉得妳很有气质,很漂亮,我…..我喜欢妳,妳愿意跟我交往吗?」我终于说出来了「嗯….你是一个很好的人…」姗姗的语气虽然婉转,但我知道她的意思「我知道了。」我难掩失望的说「……..」姗姗沉默了一阵子,然后开口了「告诉你一个秘密,你不可以跟别人说喔…」「好」我斩丁截铁的回答,就算不能当姗姗的男友,那当她的好友也不错。

「我只跟你一个人说,其实,我是女同性恋….」姗姗说出了我不敢置信的话。我愣住了,「你千万不可以说出去喔,掰掰。」姗姗再次叮咛然后挂上了电话。姗姗是怕我伤心,才将这个秘密告诉我的吧。此时,突然窗外一阵闪光,一块石头打破我的窗户飞进来,打到了我,接着我就失去知觉。醒来后,发现有一些不知名的生物,围着我。「对不起,我们是路过的外星人,因为机件故障紧急迫降,不小心误伤了你」我的脑中响起了一个声音。「你的身体正在修复中,要一个星期才会好,我们会暂时给你一个新的身体代用。」然后我又昏了过去。等我醒来,我发现我躺在自己的床上。我连忙检视我的身体,然后又差点喷血,开玩笑吧,怎么给我女孩子的身体,而且还是裸体的,还是想办法先穿上衣服吧。

妹妹跟我同校但小我一年级。我到妹妹的房间,打开妹妹的衣柜,翻出了她的衣服。我突然有一个想法,我去找姗姗好了。然后我穿上了妹妹的内衣裤跟校服。照了镜子才发现,我的样子还真的清纯可爱。头发有点长,我绑了马尾。在镜子前面又欣赏的半个小时,才依依不舍的将视线移开。身体并没有什么难以控制的地方,只是我可以感到路上的行人一直盯着我看,这就是身为美少女的感觉吧。到了图书馆,发现姗姗正在角落看书。

我走过去,在她旁边坐下来。她专注的看著书,我静静的看着她。她也似乎注意到我了。「妳好,请问妳是?」姗姗有礼貌的问我。「我是新转学的同学,我叫王佳雯,请多多指教。我想认识一些新朋友。」我随口编了一个故事。我发现我的声音跟姗姗一样好听。「妳好,请多指教。我是姚姗姗。」姗姗很大方的回答。时间已经是下午。「要不要到我家去喝茶聊天。」姗姗问我。我当然一口答应。难不成姗姗对我有意思,可能想太多了吧。到了姗姗家发现她的家人也不在。「妳家没人啊?」我问。「他们去东部玩了,要两天才会回来。」姗姗回答我。姗姗带我到她家楼上的温室花园喝茶。阳光虽强,但通风不错又有树荫,并不会很热。「佳雯,妳是一年级啊?」姗姗看了我妹妹的校服,上面有一条杠。「是啊,哦,那我要叫妳姗姗学姊了!」我说。「佳雯,妳有男朋友吗?」姗姗边泡花茶边问。「我,我不喜欢男生的。」我回答。这也是我的心底话。「喔,难道妳….喜欢女生吗?」姗姗震惊的问。「嗯。」我回答。姗姗将玫瑰花茶递给我。然后闻了我的脖子。「妳知道吗?妳身上有股特殊香味呢。」姗姗挑逗我。

「我们来玩国王游戏吧,输的人要接受处罚。」姗姗提议。「好啊。」结果第一次我拿到一张q,姗姗拿到8。我赢了。「把妳的裙子脱下来吧。」我要求。姗姗很不好意思的解开侧边拉链,让学校制服的短裙落在她的脚边。「再来。」姗姗很不甘心的说。结果我是一张2。不用翻就知道输了。「我要妳脱胸罩。」姗姗高兴的说。「再来。」换我先抽,哇又是小牌。结果换我的内裤被脱走了。「再一张」我抽。结果是一张ace。哈哈。这次我赢定了吧。姗姗抽到了k。我赢了。「到妳房间去吧。」我要求。到了姗姗的房间,我要她躺在床上。姗姗的床又软又透着少女体香。「妳信任我吗?」我问姗姗。「嗯。」我把她的手绑在床头,而她似乎不愿意反抗。我帮她脱掉了上衣,露出了可爱的内衣。

然后将舌头羞涩的伸入了她的嘴里。身体紧贴着她摩擦着,她微微喘着气。「学姊,把内衣裤也脱下来好吗?」我问。姗姗点了点头。我就不客气的把她的内衣裤都脱下来。随着我的动作越来越深入,我感到她的胸部逐渐变硬,私处也湿润了。她看着我的眼睛,让我进一步爱抚着她的敏感部位,我手指甚至按上了她的小豆豆。她一边被我玩弄,一边看着我调皮又可爱的样子,欲火也一发不可收拾。她的理智也逐渐被欲望所淹没。虽然她极力抑制,但仍发出了微弱而甜美的呻吟。我也脱下了剩下的上衣和短裙。主动将我的胸部对着姗姗的胸部紧贴着,而湿润的私处也微微摩擦着,我们的爱液都混在一起。「学妹,妳好色喔。」姗姗不敢直视我,红着脸低头抱怨着,我确定她已经不排斥这种动作了。我将脸移到姗姗的私处,用舌头轻轻舔着她的玫瑰花瓣,她好像触电一般,发出了很舒服的叹息声。随着我越来越兴奋,下体也越来越湿,我的毛茸茸的小森林渗出几滴爱液,顺着大腿根部流到床单上。而姗姗早已失去理智,一直呼叫我的名字。

我也顺势解开了她的手上的绳子。「佳雯,我喜欢妳。」姗姗的告白,就在我跟她告白的同一天。虽然她喜欢的是女生的我,但是还是很高兴。我继续吻她,吻她的颈,她的耳朵,舌头在她的耳窝中回转。她又开始兴奋轻微扭动着身体,并在享受我带给她的快感。我将手放在她的小腹上爱抚着,欣赏她美丽的身躯是一种享受,轻吻着她的小腹,她抓住了我正在慢慢下移的手,我轻轻的摆脱了她的束缚,她不再反抗了。她属于慢热型,需要慢慢地进入状态,像这会儿她就已经进入状态了。终于将手指深入她的嫩穴,她紧张的抽动了一下,并不明显,但我感觉的出她有些紧张。手不再移动,让她慢慢适应,过了片刻,我很轻很慢的刺探前行,不断的在她耳边重复着:「别怕…学姊…妳知道我不会伤害妳…相信我…」前行的阻力很大。

不过终于还是进去了。「有点疼…」几滴泪水在她眼里打转。我知道,她正承受着撕裂的痛苦。「别怕…一会儿就不疼了…」我安慰她。她的表情有点痛苦,但还是忍着。也许是第一次的缘故吧,没多久就感到了她有节律的痉挛。与此同时剧烈的扭动着身体,双手紧紧地抓住了我的手。她眉头紧锁,禁闭着双眼,面色潮红,僵直着身体。过了一会儿,身体渐渐软了下来。我知道她已经得到了高潮…一切结束后,她紧紧地抱着我,我们互相抱着彼此缓缓睡去。(2)等我醒来时已是夜幕低垂,我意识到这个身体跟我的脑好像在互相适应,让我变得比较女性化。在她房间洗好澡后,我穿上原来的衣服。

我们在门口深情的吻了一下,然后互相告别。「佳雯,路上小心哦。」姗姗关心的叮咛着我。我离开姗姗家要搭公车回家。公车站牌就离姗姗家不远。一个国中生开口「大姐姐妳好漂亮喔,妳是姗姗姐的朋友吗?」「请问你是?」我很有礼貌的问。「我是住在她家对面的邻居。妳叫什么名字啊?」他回答。他看起来身材瘦小。「我叫佳雯。」我向他甜甜的一笑。「佳雯姐姐,你好性感喔。」他的话开始不正经。他接着说「尤其是妳和姗姗姐做爱的样子。」我心想,他怎么知道,难道被他看到了。「我已经拍下来了。除非妳晚上跟我上motel,我才会把相片删除。妳不用担心,旅馆的钱我会出的。」他威胁我。他照下了我和姗姗做爱的样子。我想,虽然我现在是女孩子的身体,但以我的柔道技巧对上他瘦小的体型,我应该可以制服他,先让他拿出数位相机好了。「好吧。你这个小恶魔。」我用甜美的声音说,并允许他搂着我的腰。

到了motel,我还是只能见机行事。房间看起来还蛮豪华的,大致分为两个部分,一边是和室,另一边是天井,天井里种满了植物,中间还有一个大的橡木桶可以沐浴。他拿出了棉被铺在榻榻米上,然后偷袭想将我压到在床上。我反射性的使出柔道的技巧,把他摔到棉被上。想不到他很快的爬起来,又朝我扑过来,我很吃力的又使出过肩摔,只是觉得这次肌肉已经拉伤。我想我无法抵挡他的第三次攻击。「佳雯姐姐,想不到妳还会柔道。」他上气不接下气的说。「你先把相片删除,我就放过你。」我趁势吓吓他,其实我已经没办法对付他了。「不行,除非妳把我打死,不然我要把妳的照片放到网路上。」他还不死心。可是我又不能主动制服他,久了还是会被识破,现在已经进退不得。「好吧,只要你把相片删除,又不脱我的衣服,我就听你的话。」我开出条件。他对我的身手评估错误,不甘愿的拿起数位相机将照片删除。然后小心翼翼的走向我。

我一出手就会暴露实力,只好等待体力恢复再将他制服。我并没有摆出防御姿势。「佳雯姐果然守信用。」他试探性的将我压在棉被上,我放弃抵抗的任他压着我。他猴急的吻我,我的双手被压着,只能将头转开。「佳雯姐,妳不是说妳会听话吗?」他说。为了避免情势恶化,我闭上眼睛并松开了双唇,他成功地将舌头伸进去,并让我吞了不少他的口水,然后双手袭击着我柔软的身体。一阵被征服的无力感在我全身扩散,想不到这个身体还蛮喜欢这种感觉,我意识到全身的敏感带因紧张兴奋而充血变硬。

这种令人羞耻的反应让他知道还得了。我用尽全身剩余的力气挣脱,只见我们的唇之间竟牵起了细细的银丝,他气喘嘘嘘的抓着我。此时我的脸竟羞得通红。「对女孩子要温柔一点。」为了掩饰羞涩,我尽量让自己的声音显得冷漠,但透过甜美的声音说出,却好像在求饶。我一时还无法反应就再次被他拥在怀中,自己无比娇羞的表情怕被他瞧见只能别过头去,洁白滑嫩的身躯就这样跪着跟他的身体紧贴在一起。丰满的乳房隔着校服被他的胸膛压得扁扁的,百褶裙在圆滑丰满的臀部上,被他来回放肆的抓摸着。他的动作越来越猥亵,越来越深入。我的手抓着他的手,心扑通扑通的跳,深怕他有超过尺度的动作。

他撩起我长长的秀发,放肆的品尝着我的粉嫩敏感的耳垂,哈哈淫笑着说:「佳雯姐,妳是我玩过最有气质的女生。」他顺着我的粉颈、锁骨一路吻下来。我全身一个颤栗,鸡皮疙瘩都起来了。他另外一手也由腰部伸入了我的校服内,搂着我的光滑的细腰。「你这个恶魔…..」我双手搭在他的胸前,头则微微向后仰着,但全身还是被他搂紧。他继续进攻,再一遍吻我的额头、双颊、美目、粉颈,最后则在我的耳后亲吻,同时在我耳边呵气道:「姐姐,妳真的很性感。」酥麻的感觉让我心跳加速,几乎消耗掉我剩余的力气。「不要。」我半推半就。

他不顾我的矜持,再次拥吻着我,我的双唇轻易的被撬开,任他挑动我的丁香小舌。他猛烈地在我的口中攻城掠地,逼得我只能用舌头委屈迎合着。满溢的屈辱感,让我的胸部乳晕又迅速充血膨胀凸起,快感在胸前回荡。他的在我腰间的手一松,我双腿早已酥软无力支撑,让他顺势将我放倒在棉被上,我双手自然摊开,但红通的脸跟沉重的呼吸还是泄漏了我羞涩的心情,我害羞的夹紧了细长的双腿。他躺在我的身旁,一手轻挑地将我的下巴抬高,用征服者的眼神看着我。我只得让他好好欣赏我受窘的屈辱表情。另一手则伸入了我的短裙内,侵犯我的私处,但他熟练的技巧跟恰到好处的力道,让我全身舒服到不自主的颤抖。「姐姐,很舒服吧。」他得意的说。

我双颊顿时染满红晕,纤腰不停的左右扭动着,想要将自己那羞人的部分逃离。他转而视奸我二十三腰百褶裙下的诱人大腿,让我不知要怎么摆比较自在。「妳应该还是处女吧。」他一边侵犯我的私处,一边问我。我并没有理他。他的动作突然变得粗鲁,我柔嫩的花瓣怎经得起他的摧残,只好忍痛点了点头。「那我可以脱妳衣服吗?」他得寸进尺的问我。「好吧,但你要怜香惜玉喔。」实在没有谈判的筹码。他将我胸前的钮扣逐颗解开。露出了白色半罩式的胸罩,浑圆有弹性的乳房也展现在他眼前。他用舌尖探入胸罩寻觅乳头,并用手温柔的揭起我的裙子,并看到我的粉红色内裤。我脸儿变得更烫了。「把双脚打开吧。」他下达了我不敢置信的指令。我觉得我的自尊被撕裂,心中挣扎难以抉择。要反抗吗,还是顺从呢?我想挣扎在此刻是虚弱的,抵挡也只是激发他得兽性而已,不如让这场恶梦早点结束。

在他的注视下,我缓缓地抬起双腿将它打开。粉红色内裤有点透明,他可以隐约看见我最私密的地方。他用舌头隔着内裤轻轻的舔吻着,然后慢慢的把我的花瓣含到口中,用牙齿轻轻的咬着,吸着,同时还用舌尖挑逗着我最敏感的阴蒂。一阵电流由下体沿着腹部上传,跟乳尖产生共鸣,薄薄的内裤已经逐渐因湿润而透明,分不清是我的爱液还是他的口水。我的身体对他的动作反应很强烈,让我有点难以承受,我开始害怕我会舒服得叫出来。他进一步动手要脱掉我的内衣裤。「不要,求求你。」无法逃离的我,开始改用楚楚可怜的声音博取同情。

但他似乎喜欢看着我在他眼前被玩得死去活来。「妳自己脱吧。把胸罩跟内裤都脱掉。」他再次命令我。我害羞地低下头,在他面前将胸罩前扣解开,他看着我的32c的乳房跟粉红色乳晕直流口水。「你只会欺负姐姐。」我将胸罩放在地下,又将双手伸入短裙内,慢慢将内裤顺着修长白嫩的玉腿脱下来。「佳雯,把头发放下来吧。」他坐在棉被上得意的命令我。我把马尾解开,柔顺的秀发披在我的肩上,让我看起来更加惹人爱怜。这时我站在他面前,内心满是刺激和紧张的感觉。他也脱下全身的衣物,阳具已经呈现暴涨的状态。他将三个枕头叠起来放在棉被上,要我跨坐在上面。我害羞的打开双腿坐上去,他也跨坐在我前面,并让我的手放在后面撑着,我的胸部因为这样就更挺了。他那不安分的手指﹐自校服打开的缝隙中给滑了进来,慢慢地往上游移,终于摸到了乳晕与及中央那一小粒嫩嫩的粉红色乳头。

他用姆指与食指来揉捏它﹐过不多时,它就像颗浸了水的种子一般,开始肿胀变得硬挺。他每次轻轻一捏,我就有如触电一般,不自主发出甜美的呻吟。他的舌头很熟练入侵我的嘴,我完全无法抑制身体的羞耻反应,他用手掌整个把弄我的乳房,突然的大量快感突然涌入脑中,舒服的感觉让我失去理智。我的头微微后仰,彷佛告诉他,我已经到了忍耐的极限了。我全身酥软,心跳如小鹿乱撞。他撩起我的短裙,用双手搂着我的细腰将我拉向他,我的大腿也被迫打得更开。他的龟头对准我已经泛滥的小嫩穴,用他的马眼摩擦我的小豆豆跟花瓣。「不要这样…..饶了姐姐….」我发出了微弱的请求,用手想将他推开。但他的兽性反而被我激起来,力气变得好大,我的两手反而被他牢牢抓住。「不要怕,我会很温柔的。」他将我抱紧,用龟头将我的嫩穴撑开,灼热的肉棒慢慢滑到我的阴道内。

我完全无法阻止他充满力量的大肉棒,继续在我体内前进。很快的下体传来撕裂的疼痛,让我差点晕了过去。等我意识稍微恢复,疼痛又继续传到我的大脑,只意识到我正被他强迫开苞。「好痛。」我用微弱的声音,向他博取同情。我穿着妹妹的校服跟短裙,衣衫不整的被他强迫插入又无力逃离。虽然疼痛占据了我大部分的感觉,但有一种微弱的快感似乎可以缓和疼痛。我不再矜持,将我最软、最敏感的部位,主动迎向他,配合他的动作,让他毫无阻碍的在我体内冲刺,任他蹂躏我的每一寸肌肤。很快的,快感累积的速度远远超过我的预期,随着我销魂的娇喘声,也他加快了速度跟力道,我的阴道不自主收缩,累积的快感也逐步扩大到全身,一波接着一波的高潮逐渐取代了疼痛感,泛滥了我的身体。「啊~~求你轻点….我不行了」由于全身的肌肉都抽筋了,我又开始求饶。

他看着我欲死欲仙的表情,终于也忍不注射出了浓稠的液体,阴道感到一阵灼热,被射在里面,有一种莫名的被占有感,我用双眼迷离地望着他一下,主动将头靠在他的胸前让他抱着,继续享受高潮的余韵。「姐姐,妳做爱的姿势跟表情好美,等一下再来一次吧。」原来由于我刚刚的配合,他舍不得放我走。等一下不知道他又会怎么玩我,想到这儿脸又红了。不过反正我已经被他玩遍了,也没什么好损失的了。我半开玩笑的说:「姐姐已经是你的人了,你想怎么样都可以。」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