打牌月入20000-注册就送666礼金

大发扑克|dafapoker|大发在线德州扑克|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——大发游戏导航(dfyxdh.com)

迈博myball最新网站|迈博体育官网|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——迈博体育导航(mbo388.com)

香奈子几个星期后,终于清醒了,她才明白原来爸爸和凉子欺侮过她,她觉得相当愤恨,于是联合起佑一报复那两个没有道德观的人。

当凉子从饭厅离开后,佑一便从饭桌底下跳了出来,看着香奈子。

佑一便问着香奈子:「姊姊,我们进行得还顺利吗?」

「凉子,是很生气呢!」

「凉子,她好像很焦虑似的走回房间似的,不是吗?」

香奈子便回答着:「今晚刚刚那些行动,大致还可以,不过、不过…」

「姊姊,到底不过是什么嘛?怎么说话说了一半就结束了呢?」佑一抱怨着对香奈子说着。

于是香奈子了看佑一眼便接着说:「不过,刚刚这些行动,只是整个行动的皮毛而已,根本还谈不上开始呢!更精彩,还在后头呢!凉子刚刚的确非常焦虑、非常的无奈,但是碰到了你,她再无奈也没办法啊!」

香奈子笑着对佑一说着,并在称赞着佑一,暗示着,他做得还不错,但是,佑一年纪这么小,又怎么会懂得香奈子在暗示什么呢?

佑一只是对着香奈子笑一笑而已,佑一那种色色色的眼神,香奈子都快受不了。

香奈子又开口了:「佑一,事情还不见得会成功,因为现在只是皮毛的一开始而已,明日万一、万一…」

佑一便紧张的说:「万一什么嘛?」

香奈子无奈地回答着:「万一、万一明天凉子穿着裤子去,那不就一点办法都没有了吗?那么,我们的构思,你的辛苦,不就通通地前功尽弃了吗?」

香奈子非常苦恼的样子看着佑一。

然而,佑一却笑嘻嘻的看着香奈子。

香奈子看到佑一那色色色的神,便十分的讨厌,她便使个脸色给佑一看。

佑一依然若无其事的看着香奈子,当香奈子开口说话时,佑一便说:「姊姊,我给你看一样东西,你一定会非常的高兴,相不相信呢?」

香奈子说:「你能拿什么东西让我高兴,我才不相信呢?我看你还是不要装神弄鬼的,有东西,就赶快拿出来,不要吊我的味口,好吗?」

佑一高兴的从口袋里拿出一块布出来,若隐若现的被佑一用手指遮住了。

香奈子想知道佑一到底手上拿着的是什么东西?于是便说着:「佑一,即然要给我看的东西,为何又要这样的捉弄我呢?」

佑一看看时候也差不多了,便将手张开,并开着口说着:「是凉子的三角裤。」

香奈子说:「你刚刚把凉子的三角裤给脱下了,是不是啊?否则你怎么会有凉子的内裤呢?」

佑一便说:「对啊!我刚刚把凉子的三角裤给脱下来了。现在,凉子是光着屁股的走回房间。」

香奈子现在露出笑容了,嘴边说着:「我一直担心明天凉子会穿长裤出去,那么一切计划即将要破灭了。现在,你却把她的三角裤给偷了过来,看来,我刚才的一切担心都是多余的了。」

佑一又说了:「姊姊,我刚才都不敢乱动耶!我怕会破坏你的计划,把你的计划给弄失败,所以,一直都跟你配合着,都不敢妄动。事实上,我刚才在某些时候,也是非常地激动,差一点就受不了,你知道吗?」

香奈子愉快的说:「好啦!好啦!现在我们在合作办事,多少都要受点委曲,忍耐一点嘛!事实上,我刚才看到凉子那激动的神情,我自己也都快受不了呢!」

佑一便说:「姊!你也会受到刺激、达到高潮,我怎么都不知道呢?」

香奈子羞怯地说:「我也是…我也是…也是女人啊!好啦!好啦!我们还在计划事情呢,你刚刚把凉子玩弄到那种程度,凉子一定会先洗澡再睡觉的。」

佑一回答着:「可能吗?她一定会在卧室里睡觉了。」

香奈子便说:「那你就错了!你要知道,她刚才汗流夹背,相信她的下部也一定溢放着许多的爱液吧!所以,凉子待会一定会先到浴室里洗澡,才回房睡觉。」

佑一便说:「姊姊,你怎么会那么样子的清楚还没有发生的事情呢?那么,我们现在是不是该在浴室里动些手脚呢?还是等她在洗澡时,玩弄她呢?」

佑一又接着问香奈子:「姊姊,你刚刚给凉子喝的是什么呢?」

香奈子回答着:「我刚才给她喝的是一加一安眠药。」

佑一便说:「那么,我们现在是不是该进行阴基巴斯计划呢?」

香奈子回答着:「对、对!我们现在就要进行阴基巴斯计划,阴基巴斯乃是古代很久的魔神,我刚才给凉子喝的一加一睡眠药,传说,一加一睡眠药在欧洲称做鸡娇阿哪魔,它包括了三种梦魔,当在睡觉时,这三种梦魔便会出现。

第一种叫做色加卡阿都梦魔,当人们在睡觉时,它会让人窒息而死。第二种叫做女色督那卡梦魔,专门对付女人,这乃是淫女的克星。第三种叫做性色乱淫梦魔,当人们在睡觉时,它会利用男人的精液灌醉女人。

所以啦!凉子今晚一定会不得安宁的,我们今晚就不要睡觉,来等着凉子发疯,那一定会非常精彩的,我们就开始来等待着。」

佑一间香奈子说:「当凉子睡觉后,便怎么叫,都不会醒来吗?」

香奈子便说:「嗯!当喝了一杯一加一睡眠药,就会像睡死般的,叫不醒的,最起码六个小时后才会醒过来,在六个小时前是绝对像死人般的,叫不醒的…」

佑一又说啦:「姊姊,这到是怎么一回事呢?」

香奈子说:「这些是莎氏比亚里头的仲夏夜之的一节,好了,佑一你赶快回房去休息吧!快进去,我没叫你出来,你不要随便的走下楼,知道吗?」

于是香奈子便到厨房里去洗东西,就在这个时候,果然不出香奈子的猜测,凉子换好了衣服,便走出房间,走到了浴室。

凉子到了浴室后,便将衣服脱光后,到浴盆旁,把身体上的汗珠、汗水给冲掉,然后用毛巾擦拭。接着,凉子便擦着自己屁股和大腿,以及屁股的那火洞及两只大腿间的小洞,凉子慢慢地再把爱液给擦干了,她不敢相信,自己的大腿会有那么多的爱液,她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。

接着,凉子便用冷水,轻轻地往身体上泼,但是依旧无法消除疲劳,她不相信,于是把整个人泡入冷水槽里,可是经过数分钟后,还是依旧很疲倦,她想说…算了。

于是,凉子便穿好衣,准备离开浴室,她看了看手表,哇!都快十点了。

今晚,到底是怎么搞的,有种异常的睡眠在侵袭着凉子,于是凉子便匆匆匆开浴室。

凉子原本打算今晚还要继续画画的,因为她想把那幅画完成,但是,今晚她的头却非常的痛,好像有种魔神一直在叫她赶快睡觉、赶快入眠!这股压力一直压抑着凉子,凉子的精神已经有点分裂似的,凉子感到非常的痛。

现在,凉子的脑子里,已有一首催眠曲在唱着了,也就是一直在迷惑着凉子,要凉子迅速睡眠,凉子终于无法抵抗那股压力。

于是,凉子便走回到房间,她迷迷糊糊的便睡着了,连灯也忘记关掉,这时候,凉子不到两分钟的时间便睡死了。

香奈子看到了凉子的神情,也看到了凉子已到她自己的卧室,于是便把佑一叫了下来。

佑一和香奈子一同进入了凉子的房间,便看到凉子躺在床上,灯还是亮着的呢!

香奈子和佑一看着那躺在床上的凉子,已经动也不动了,正如香奈子所说的,当她睡着时,像只死猪似的,动也不动了。

佑一问香奈子:「我们要在这边做吗?」

香奈子回答:「对啊!就在这里。」

佑一便接着说:「要不要开冷气呢?」

香奈子回答着:「不用了,只需要将窗户打开便行了。」

哇!凉子的卧室怎么有种异味呢?好奇怪哦!真的好难闻哦!

于是佑一便急速的将窗户打开,好让空气流通,因为,里面的空气真的很恶心。香奈子有点受不了,窗户打开后,那股异味也就渐惭地变淡了,这时,香奈子总算轻松了一下。

佑一看到凉子躺在床上,简直像个睡美人,太漂亮了。

凉小那漂亮的鼻子,模特儿的身材,以及那西瓜大的屁股,丰满的双峰,又在佑一的身上燃烧起一股激流,但这下,佑一克制住了。

佑一已不在那么冲动,因为上上下下,凉子的全身早已被他玩过好几次了,穿着睡衣的凉子,当然也就无法引起佑一的兴致了。

佑一打开了一个盒子,他想着凉子,凉子的外观看来非常美丽,但是衣服一脱了,那种美感也就没有了。

凉子有着长长的睫毛,并且还是细细的呢!有如她底下的那道隙缝。

她的双眼非常的雪亮有如她的肉弹般的吸引人,她的双眠眯起来更是迷人哪!

说真的,凉子的确是个美女呢!佑一低声的说,尤其是那睡觉时的神情,更是百般的艳丽,佑一更是佩服。

经过佑一这番美言后,香奈子便说:「其实,我也是很漂亮的,你知道吗?只是你没看过我的胴体而已!」

佑一那色眯眯的眼睛望着香奈子打量一番,佑一从香奈子的脚跟开始一直往上看,当看到香奈子的眼睛时,他便吓住了。

香奈子便说:「你到底看完了没?真的有够像一匹有颜色的狼呢!真是受不了你耶!你要是再这样子看我的话,当心那天,我给你吃药,让你也跟凉子一样!睡得像一只死猪似的,看你是要听我的话,还是依然你自己的意思,自己看着办好了!」

佑一这时楞住了,不知该如何是好?

他左思右虑,已成了失魂落魄的样子了。

佑一心里一直想:「怎么突然会变成这样呢?实在太离谱了。」

佑一愈想愈懊恼,一件原来好好的事件,怎么在数分钟会变成如此呢?

就在胡思乱想的时候,香奈子打断了他的思路,香奈子叫了他一声:「佑一,你还好吧?你是不是受到刺激而忧愁了呢?」

这时,佑一才从梦中醒来,「怎么一回事,香奈子,你在叫我吗?」

香奈子开口啦:「佑一,你还知不知道,我们还在计划一件阴塞巴斯的计划呢?」

佑一又露出笑脸面对着香奈子,并说着:「当然啰!我当然还记得啰!」

「阴塞巴斯的计划已是日夜等待的计划,我恨不得赶快实现呢!」

香奈子也开心的说:「既然如此,那就好!那就好!只要你不忘记,我也就可以放心了,我深怕你会忘记呢!」

佑一便迎着香奈子说着:「姊,这件事我是永远都不会忘记的,你可以放一百个心。」

香奈子说:「你现在把凉子的睡袍解开,可以吗?」

于是佑一便将凉子的睡袍迅速的解开,两粒肉弹便露了出来。

凉子的裸体也就裸露在香奈子和佑一的眼前了,此刻,凉子的睡袍已被佑一解开,但是凉子依然在梦中,没有知觉。

哇!凉子的裸体真是漂亮啊!雪白的皮肤,光泽非常棒,白得均匀,犹如一条白绢,真是太美漂亮了,使得香奈子和佑一看得目瞪口呆。

她那木瓜大的乳房,更是诱惑人哪,也许,用木瓜来形容太小看了凉子,我想应该用那满汉大餐的白色泡面来形容。现在,可想而知,凉子的双峰,的确不赖吧!

说到凉子的腰,简直就有如杨柳般的细嫩,说到此你一定不相信,假若你拿起皮尺来量时,你会吓三跳呢!连香奈子都说:「我的腰和凉子的比,谁的比较细呢?」

这时香奈子她已把眼睛转开,而佑一却一直在凉子的身上打量,突然间,佑一看到了凉子在翻身,她把双腿闭起来了。

佑一吓了一跳,原来,凉子只是在翻身而已,害他吓着了。

这时,香奈子便说:「凉子的身材,真是没话说。」

「连我这个身为女人的都这么说,那还假得了吗?」香奈子非常的敬佩凉子的身材,真是没话说。

香奈子又接着说:「这简直就是艺术品嘛!」

接着香奈子又说:「佑一,将凉子的大腿打开!我要看看,凉子的宝贝到底有什么秘密,我倒要好好的观察、观察!看看她的里面,到底存有什么秘密武器,我今天一定好好的瞧瞧!这可是难得的一个大好机会,绝对不能放弃。」

于是佑一便把凉子的大腿开得大大的,他把凉子的内部放到香奈子的眼前好让香奈子看得更清楚一点,这么一来,香奈子也就不会再疑惑了。

哇!凉子可真是女人中的女人,真不是盖的,无论那的肉,都恰到刚好,无话可说,尤其她那块内肉更是没话可说,实在太丰厚了,不知有多少女人在羡慕她的肉体,又不知道会有多少的男人,想玩弄她的胴体呢?

她那有着非常厚的皮肉,佑一拚命的撑开给香奈子看,然而,凉子依然睡得很熟,毫无动摇,永远都像死人般的静止着。

这时候,佑一便说:「姊姊,她的阴核好大哦!有如土豆般的大真是了不起耶!更何况,现在是在毫无刺激的情况下,都能够这般大,让人太意外了吧!」

接着佑一又说:「姊姊、姊姊…刚才她受到刺激时,那不就比这还大数倍,哇!怪不得,我刚才拿着毛笔搓她时,有点松的感觉,原来她的这个地方有这么大哦!」

佑一接着又说:「嗯!真的好大哦!而且膨胀时,更是令人难以想像呢!」

香奈子说:「你看,她这个地方好多好多的毛哦!而且还很浓密呢,肉心非常的厚,太了不起了。」

香奈子又接着说:「大部份的女性,这边的肉,都像凉子这样厚,而且大阴唇也会长着毛,你看,凉子这边不是也有短短的毛吗?而且,大阴唇和它们也是连在一起的,几乎都没有所谓的分开的。」

佑一说:「我不相信,除非姊姊你也将衣服脱下,让我来做个比较,这样子我便可以大致相信了。」

香奈子半信半疑的,不知如何是好,于是佑一又说:「姊姊,听说姊姊的裸体也是很漂亮的。姊姊,你自己也不是这么说吗?」

香奈子也想让佑一看看她的裸体,当香奈子正在思考的时候,佑一趁香奈子不注意时,便将香奈子的外衣给脱了,香奈子这时非常害羞,但是当她看到佑一那挺起的肉棒时,便又想入非非,香奈子又中计了。

刹那间,佑一便将香奈子的裙子用力一拉,便被佑一撕个片甲不留,香奈子着急,但是,她又看着佑一的眼睛,又被佑一的眼神给迷住了,就在那一分钟,香奈子便被佑一压到床上去了。

佑一便开始强暴香奈子,但是,佑一感觉到,强暴好像并不好玩,他也就丝毫的不加思考说:「姊姊,我要将你的三角裤脱掉,你说不定会得到很多的快慰,像凉子一样子的兴奋,你相信吗?」

香奈子:「算了吧!说不定还真的有许多快感的事情发生在她的身上呢?」

于是香奈子便将自己的三角裤和内衣给脱光了。

这时候,佑一说:「姊姊,你的胴体也很漂亮耶!姊姊,让我来看看你的阴唇厚度,看看到底是你的还是凉子的比较厚。」

佑一叫了一声:「姊姊。你的阴唇厚度这么那样薄,和凉子的比较,实在差得太多了。」

香奈子说:「我的阴唇比较薄一点,凉子的发育比较良好,凉子的弹性也比较好,但是,佑一,你要知道哦!我的当然比较薄,你知道吗?以后,我的阴唇厚度也会那么厚。」

佑一又说:「姊姊的毛怎么这么少,好像又比较短,跟本没办法跟凉子的比,你知道吗?凉子的毛非常长,而且会卷,并且还是非常亮丽的。」

香奈子便说:「佑一,你比较一下,看看谁的阴核比较大,谁的比较花心。」

佑一便说:「那你到凉子的旁边,我要上爸爸的床,才能有办法比较。」

接着香奈子又说:「我这有手电筒,来,给你。用手电筒你也可以看得比较清楚,不是吗?」

佑一便说:「凉子的身体歪一边无法比较,香奈子,你将凉子的身体稍微移动一下,可以吗?」

于是香奈子便将凉子的裸体移了一下,佑一便说可以了。

这时候,佑一在想:「哇!现在一张床上有两个裸体呢!真是不简单耶!」

更何况,这两个裸体都非常漂亮呢!

佑一又在心里想:「我是何人,竟然会有如此的福气,这两个裸体,并不是一般人所能看得见的,然而,我今天居然有办法同时看这两具裸体,真是太棒了。」

现在,佑一已经开始在观察凉子和香奈子的洞穴,看看这两个洞穴,到底那边不一样,佑一看了许久,两个都不错耶!

但是,佑一却说:「姊,你的洞穴与凉子的都一样漂亮,完美无缺,不过…」

香奈子便说:「佑一,不过什么嘛?快告诉我啊!」

佑一便说:「不过,不过凉子的隙缝比较差一点,没有姊姊你的来得漂亮呢!」

「真的,你没骗我吧!」

香奈子以疑惑又快乐的心情问着佑一。

佑一说:「当然啦!不然我拿镜子给你看,你就会相信了。相不相信呢?要不要呢?我这就去拿镜子啰!你稍等。」

香奈子随即说:「不用了,我相信你的话就是了。」

佑一又说了:「姊,你的阴核没有凉子的大,凉子的比较淫乱。」

香奈子听到了,非常高兴,便接着问佑一说:「你比较喜欢谁的下体?」

佑一停顿了一下便说:「当然是姊姊的啰!」

香奈子说:「你骗人,你明明比较喜欢凉子的,否则,否则你怎会跟凉子上床呢?」

佑一羞怯的说:「这个…这个…」

佑一这时候想,香奈子的胴体还没玩到,一定要多说些美话给香奈子听,待会才有机会玩香奈子的胴体。于是,佑一又开口了:「姊,你知道吗?当我看到你的下体时,你下体的颜色及你的阴唇都比凉子的漂亮得多,所以我当然喜欢姊姊你的裸体啊!」

香奈子这时便是高兴了。

「佑一,你刚才怎么弄凉子的,怎么能够让她如此的快感呢?你是不是也可以让我达到高潮,而有快感呢?你能不能帮忙我啊!」

于是,佑一便说:「香奈子,你站起来,站在床上。」

香奈子也毫无疑惑的站在床上了。

接着,佑一又说:「香奈子,你在床上,上下跳一跳好吗?」

香奈子依然不疑不惑的跳着,大概跳了将近十下左右,她便停了下来。

这时候,佑一心里便在想:「哇!这两粒肉球与凉子的不相上下,弹性也挺不错的,佑一已经喜欢上香奈子了。」

于是,佑一便在香奈子的双腿中间往上看,看到了洞穴,便用中指插进了香奈子的子宫。

香奈子便唉了一声:「唉哟!」

香奈子又说:「不应该只有这样子吧!」

于是,佑一便拿起画笔,但是佑一不想让香奈子那么快得到了快感,便依然用手指去搓香奈子的子宫,并且轻轻的拔了一根子宫毛。

香奈子便说:「哦?这么痛哦!」

香奈子突然又想到,便说:「佑一,你到底和凉子怎么玩,可以玩得那么快乐呢?」

佑一得意的说:「这个嘛、这个嘛!告诉你好了。」但是佑一又立刻把话收回来了,「没有什么!那有什么!」

香奈子便说:「佑一,你已是一个大男人了,有什么好害羞,会被人笑的呢!你知道吗?」

于是佑一也就更得意的说着:「我们在互摸,都玩得好高兴哦!有一次,我受不了刺激,还在凉子身上射精呢!真的很好玩耶!不过,我们都像母子游戏一样,凉子当妈妈,我呢?就当一个小学生,也只有这样,我才经常有机会来玩弄凉子啊!」

这时候,香奈子拿了一盒的画笔给佑一便说:「佑一,你有说过,你在今晚用画笔插凉子的子宫,结果,凉子差点受不了,不是吗?佑一,你也在我的洞穴里插,也让我享受更大更好玩的刺激吧!」

佑一也就接了画笔。

佑一先翻开了香奈子的皮肉,并用舌头来舔香奈子的阴唇。

香奈子只发了一声:「啊!」

接着,佑一便打开香奈子的大腿,他用笑脸看着香奈子,香奈子也回了一个笑脸给佑一。

真糟糕,一个家庭里,老爸不在,整个家庭有如牛肉场,一个在卖春,一个做皮条,还真是奇怪吧!这个家庭也真是太例外了吧!

佑一拿了画笔,在香奈子的子宫里刷了一下,接着便将整枝笔的毛插入了香奈子的子宫内,他停了一分钟后,便开始搓香奈子的子宫。

这时,香奈子的反应非常激烈,她整个身子往后仰,几乎成了一个圆形。

接着,佑一就用笔杆搓香奈子的子宫。

香奈子已发出了声音:「哦…哦…哦…哦哟…好痛哦…好痛…哦…」

佑一看到了香奈子已达到了高潮,便更加的刺激着香奈子,他要她叫得更大声。

结果,当佑一再次的用力搓时,香奈子发出更强烈的尖叫声:「哦!哦!不要、不要,我快受不了,饶了我、饶我吧!不要…」

佑一听到香奈子叫到如此地步,便停了一分钟,让香奈子休息。

接着佑一又开始来回地搓。

香奈子又尖叫了:「快来…快来…太爽了…快来哟…快来哟…」

这个时候,佑一便换个地方。

佑一这下要对香奈子的尿道采取攻击,他拔出了笔杆,看准了她的尿道。佑一拿着手电筒看准香奈子的尿道后,便直接的将画笔插入了香奈子的尿道,香奈子毫不知情的,被佑一一插后,立刻滴下了爱液,不断的叫着:「太棒了!太棒了!这种感觉真是太棒了…好久…好…久没有这种感觉了…真是太棒了…」

佑一看着香奈子的肉弹在跳动着,便知道香奈子已达到高潮,但是佑一想慢慢地来享受,享受那种快感,于是,佑一便将笔杆拔了出来。

这时候,香奈子便说:「原来…原来…原来…原来…」

现在香奈子已达到了高潮,她的心跳已跳得非常的快,说话都说不出来了。

经过几分钟后,香奈子便说:「佑一,你真是厉害。原来这样子弄,也能得到如此的高潮、快感,真是太棒了。」

佑一便说:「唉呀!这也只不过是一件小事一桩罢,没什么、没什么!」

香奈子听了,吓了一跳,便说:「什么、什么?这只是小事一桩…哦?你真是了不起哦!」

现在佑一拿着牙签来比较凉子和香奈子的大小,香奈子便躺在床上,静静的等待着。

事实上,佑一不想让香奈子太劳累,因为佑一想要用他自己的棒棒来操香奈子,让香奈子得到快感,他不愿让香奈子因为其它辅助工具而得到快感,并且满足,所以,他现在必须先让香奈子休息一下。

佑一拿着牙签到香奈子的阴唇旁,摆样的量了一下,接着又到了凉子的阴唇部量了一下,看看刻画,述说着:「姊姊、姊姊,你的隙缝比较窄,非常地窄,你的阴唇比较紧哦!」

香奈子听到了,就说:「这是处女的弹性当然会比较好哦!」

佑一为了渐渐的想挑起香奈子的欲望,便到了香奈子的旁边,拿着牙签,轻轻的挑了一下香奈子的小阴唇,并说着:「香奈子,你的小阴唇真美妙啊!哦!香奈子,你的小阴唇的颜色真是漂亮哦!不是盖的哦!」

香奈子听得不亦乐乎,嘴巴笑得已合不起来了!

佑一看着香奈子的脸色也差不多了,于是便利用此刻开始进攻香奈子,精彩的事情也就将要开始发生在香奈子及佑一身上了。

佑一慢慢地将香奈子的腿张开,开始用手指挖香奈子的洞穴。

佑一慢慢地、慢慢地在挖香奈子的阴道、阴核、阴唇、子宫…等等,凡是香奈子的东西,现在都在佑一的二只手掌控制着。

佑一为了让香奈子得到快感,便开始抚摸香奈子的乳房,佑一在抚摸的过程中受不了,于是双手一挤压,把香奈子的乳汁给挤压出来了。

佑一看到那乳白色乳汁,慢慢地在香奈子的乳房内流出,很快地他便用舌头去舔,并接着开始吸吮着香奈子的乳头。

香奈子的乳房被抚弄着,很快就发出呻吟声出来,她的胸部也已冒汗了,而且汗水还是甜的呢!佑一掌握住了机会,慢慢地已把香奈子的全身都已舔过了,佑一觉得,没想到这样子的舔还能得到这种美感,他以前在凉子的身上还找不到这种美感呢!

佑一压抑着香奈子,他把舌头转移到香奈子的下体,很快地就把香奈子给征服了。

更何况,佑一的舌头早已非常的有技巧了,所以他要征服香奈子,简直就是轻而易举的事情,因为,香奈子实在太弱了,佑一这么想着。

接着,佑一便离开了香奈子的身体,他拿起羽毛来,在香奈子的眼前亮了一下。

香奈子说:「佑一,你用那羽毛要做什么呢?你能不能告诉我?」

佑一笑着说:「我要让你得到快慰,我要让你更爽快!我还要…」

香奈子说:「你还要做什么…」

佑一便接着说:「我还要让你得到高潮,让你进入天堂般的快感!你一定会高兴的。」

香奈子说:「羽毛,羽毛也能使我得到高潮,哦!哦!我真不敢相信,你知道吗?」

佑一便说:「现在不信,待会你就会相信了。」

香奈子便也笑着说:「那我就拭目以待啰!希望你不要骗我哦!」

「当然啰、当然啰!我的亲姊姊、我的好姊姊,我怎么敢骗你呢?」佑一说着:「恐怕…恐怕…恐怕,香奈子你待会可能会受不了哦!」

香奈子说:「我才不相信呢?」

这时候,佑一把羽毛插入了香奈子的阴部,并且在阴部不断地搜刮。

香奈子这个小贱人又开始乱叫了:「唉哟!唉哟!唉哟!唉!唉!唉哟!」

佑一想:「都还没开始,便叫到这种地步,那么待会,她还得了。」

然而,佑一巴不得香奈子立刻发春,所以他只顾着操香奈子,而不管她的情绪如何!

佑一现在将毛管插入了香奈子的尿道。

这时,香奈子的全身似被电流电到一般。

香奈子却大叫起来了:「唉哟!好痛…好痛…受不了…受不了…我不…我受不了…」

佑一便说:「痛,当然会痛,不痛,怎么会有快感呢?」

香奈子便说:「当时你弄凉子时,也是这样子吗?」

佑一说:「我操凉子时,比这还严重,凉子都还能忍受呢!」

香奈子回答着:「真的吗?」

佑一笑着说:「到现在你还怀疑我所说的话,不够意思吧!因为你没有凉子的淫乱,所以…所以你当然没办法忍受啊!」佑一对着香奈子说着。

香奈子说:「那你就继续吧!」

佑一说:「是不是呢?你不怕痛啰!」

香奈子回答:「当然!当然!当然!凉子都能够忍受,我当然能够能忍受啰!」

佑一看到了香奈子的尿道和有另一个小洞,那个小洞佑一不知道叫什么?便顺着手去摸了一下。

「唉呀!会动耶!会动耶!」

佑一再次的将毛管插入了香奈子的尿道,并且玩弄着另外一个小洞。

这时候,香奈子的身体似已经僵硬了,她躺在床上不动了,跟凉子一样,都不会动了。

佑一开口说:「香奈子!香奈子!香奈子!你还好吧!你没事吧?」

然而,香奈子却依然没有反应,佑一却将手指一起插入了尿道,这时,香奈子叫了起来。

「唉哟、唉哟!什么、什么东西跑到我的洞洞、洞洞里去…」

香奈子这次被惊醒后,就对着佑一说:「不要了、不要了!实在太痛了。」

于是,香奈子便下了床,离开了凉子的房间,匆匆的跑到楼上。

佑一想:「奇怪?香奈子怎么变得鬼鬼祟祟的到底香奈子在搞什么呢?」

当佑一在胡思乱想时,香奈子又走了进来,她的手上还带了好几罐装的东西。

佑一问说:「你…你那要做什么?那又是…又是什么呢?」

香奈子高兴的回答着:「这是一罐女性用的媚药,叫做催淫药,这罐药物含有千百种的药材,也就是说,这罐药水是由千百种药提炼出来的。但是,因为我懂中药材,所以,我只需要用十种药材,即可配成。」

「那我能不能喝呢?」佑一问着。

香奈子说:「傻瓜,这是女性用的,当然你就不能喝啦!你学聪明一点,可不可以啊?」

佑一便接着说:「那…那…那我要喝什么呢?有没有我能喝的呢?」

香奈子似乎没听到似的便说:「这一罐催淫药,只要一喝进去便会有意想不到的快感,你知道吗?」

「会有什么快感呢?」佑一紧接着说。

香奈子便说:「这个嘛!」

佑一便说:「你平常都叫我不要卖关子,现在你却又要卖关子了!真是讨厌!」

于是香奈子说:「喝了这罐媚药后,会有很大的效果,她的血压会降低,绝对没有副作用,但是,当一个女人喝了之后,便会一直想要作爱。假若,没有人跟她作爱,她便会自动找人来寻求欢乐,还有她的生殖器官均会膨胀,这个时候,也正是在等待着男人的那根木棒。」

佑一便说着:「姊,你真厉害,我好佩服你,你好像什么事情都知道,我真是自叹不如啊!」

这时候,佑一的眼睛已睁得非常大,他的幢孔似乎散发着耀眼的光辉。

于是,佑一便问:「姊姊!姊姊!若是你自己喝那罐媚药,也会发春吗?」

香奈子回答说:「只要是女人,喝了这罐媚药,就会变得非常的亮丽动人,更具女人味。但是,相对地,喝了它,也就都会有发春的现象,我当然也就不例外啦!」

佑一更高兴的说:「姊!姊!你不妨自己喝,我要看看你发春状况,一定会非常吸引人的。」

香奈子便说:「你想害死我,是不是呢?居然要我喝这罐媚药,你到底居心何在?」

佑一便说:「既然药是你的,你不就也有解药吗?」

香奈子便说:「这个媚药,没有解药,男人便是媚药的救星,没有男人,便永远没有所谓的解药!佑一,你这下懂了吗?」香奈子问着佑一。

佑一便应了一声:「我懂了!我懂了!我懂了!我就是那罐媚药的救星。」

香奈子便说:「你愈来愈聪明了,真是不简单。有一天,你一定会跟我一样的聪明。」

佑一说:「真的吗?」

香奈子便高兴的拿着一罐浓剂,对着佑一说:「佑一,这罐是男人用的。」

「那是什么药?」佑一疑惑的问。

香奈子便说:「这是罐浓剂,它是涂抹用的,不能用喝。万一失败,便会阳萎,三天三夜无法入眠,并会让你发高烧达四十度左右。」

佑一便说:「有这么可怕啊!万一失败,还会阳萎,又会发烧达四十度,这么一来实在太不划算了。罢了,我不敢尝试,副作用那么多啊!我那敢此刻做试验呢?」

这时候,香奈子又掌了一瓶仙灵啤酒。

佑一又看到了,便又问:「姊!姊!那又是什么呢?」

香奈子便说:「这乃是一罐无副作用的壮阳药,喝它,你会变得冲动。」

佑一又问了:「那么喝了之后,我的小鸡鸡会不会变大呢?」

香奈子便说:「当然会、当然会,不但会使你的小鸡鸡变大,并且还会让你那根抬头挺胸呢!你愿意失去好机会吗?佑一!佑一!你要考虑清楚,才做决定会比较好。这瓶仙灵啤酒乃是从中国的淫羊羊里提炼,它是产在四川省的北部,它的名字乃是由本草纲目里找出来的。关于淫羊羊乃是可直接使男人的那根壮大,是一般男人日夜盼望的药材。另外,这瓶药物会刺激传到大脑的皮质神经让你得到快感,佑一,你到底觉得如何?你考虑得怎么样子呢?」

香奈子,这时把仙灵啤酒拿给佑一喝。

佑一闻了一闻,便一口气的将整瓶给喝完了。

于是,香奈子便问佑一:「佑一,有没有什么感觉?有没有觉得特别的反应?」

佑一回答说:「没有啊!山没什么感觉啊!」

佑一好像真的一点事都没有,香奈子也看到了,因为佑一的脸色表情都没有改变,所以,香奈子也肯定佑一没发生任何事情。

这时候,香奈子却用那瓶女性用的媚药,用中指挖出些许,涂抹在自己乳房上。

佑一便问着香奈子:「你觉得有何感觉?」

接着,佑一便开始用力的搓着香奈子的乳房,香奈子有着非常兴奋的激情。

佑一依然用那媚药搓着香奈子的乳房,香奈子已经愈来愈兴奋了,她开始发出声音了。

「啊!啊!快受不了,受不了…好爽快哦!」

这时,香奈子的全身上下都已被那媚药刺激着,她已经有着快感,有种说不出来的快慰,此刻又叫着:「佑一,快、快!赶快再帮我…再涂一些媚药。」

同时,这个时候,香奈子的腿也张得开开的。

于是,佑一便往她的阴唇部份擦。

这时候,香奈子那没有毛的大阴唇已被佑一涂满了媚药,当佑一用手去抚摸时,香奈子的阴唇已有爱液流出来了,而且还是一直流呢!

佑一为了更刺激香奈子,他把香奈子的子宫皮揭开,在香奈子的子宫处涂抹若干的媚药。

这下,佑一看到了那炙热膨胀的子宫,已涨得非常大了。

身体上,皮肤的体毛也已感受到了刺激,香奈子的呼吸已是非常的急促,胸口也像有着层层浪在推动着,香奈子又达到了高潮。

佑一又不理香奈子了。

他依然用手指搓香奈子的子宫,这时候,佑一往上看,哇!香奈子的肉弹,两粒通红,真是有如苹果般的鲜红,也许这就是媚药的功用吧!

因此,佑一便改变了方略,他一手抚摸她的肉弹,另外一只手便玩弄着香奈子的子宫。

香奈子的内心,现只有一种感觉:「痛以及兴奋。」

香奈子原本打算用来整凉子的,没想到没想到现在自己却先用,结果自己已经快受不了。

现在,香奈子已失去了控制,有如一部失去控制的机车,任他飘浮不定,说真的,佑一也早已受到了刺激,他早已有了快感,但是,他看了香奈子,也就忘记了自己。

这时,香奈子的爱液依然在滴落不停,香奈子似是在喘气似的,现在,香奈子感到有股大压力,压在她的内心,她已开始乱叫似的:「好痛!好痛…好痛…佑一你赶快往我的洞里插,可以吗?我快受不了…」

这时候,佑一的那根也已胀起来了,于是,佑一便拿起他的那根棒棒往香奈子的洞插过去,这时香奈子感到有如吃了仙果似的。

佑一,现在有着男人的威猛,他插得香奈子已经快无法呼吸了,只听到香奈子一直在呻吟着。

佑一心想,原来,女人都是一样的贱,只想得到快感而已,真是受不了啊!

想到此处,佑一操香奈子操得更起劲了,然而,香奈子现在更需要佑一的玩弄,因为她刚刚已经偷偷擦上媚药,所以,她现在不能没有男人。

虽然,香奈子一直的在狂叫,但是那却是渴望作爱的叫声,香奈子愈叫愈大声,结果,佑一却吓住了,立刻射精了。

这时候,佑一感觉到他似乎射得非常多,他几乎把香奈子的容器给射满了。

经过一番奋斗之后,香奈子与佑一的人体合一也就脱离了。

香奈子说:「刚刚你喝的那瓶酒会直接刺激你的大脑,当你在性交时,他会使你冲劲十足,让你了解到真正的男人是怎么一回事。」

香奈子又说:「现在也该来玩玩凉子!你不是很喜欢跟她一起玩吗?唉呀?你不用客气啦!」

凉子依然处于昏迷状态,于是佑一将她的子宫、阴唇等均涂上了媚药,接着便用手去搓她的时候,香奈子便说:「等等,我先摸摸凉子阴唇的厚度。嗯!的确很有弹性耶!不是盖的哦!佑一,你要不要摸摸看呢?」

佑一没有理她,香奈子便开始搓凉子的子宫、阴唇,哇!这么漂亮,怎么突然变得如此的漂亮呢?

香奈子便说:「少啰唆!少啰唆!赶快插凉子吧!把凉子干个痛快。」

于是佑一又把棒棒插进凉子的洞穴里,不到一分钟的时间,佑一便射精了。

佑一这边还是把精液射进凉子的子宫内,射得满满的。

香奈子说:「就这样子而已?」

佑一便说:「对啊!否则要怎么样子嘛!更何况,跟一个死人作爱,一点味道都没有,根本就不好玩,香奈子你知道吗?」

香奈子便说:「好吧!那就算了。明天,还有好戏要上场呢!今晚就玩到这里告一段落好了。」

于是,香奈子便将床单整理好,窗户关好,将凉子的睡袍穿上,恢复刚刚的样子。

佑一和香奈子也就回房休息了。

---【全书完】---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