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有个高中女同学叫徐蕊,她的妹妹徐蕾,她们是一对双胞胎,和我同班。她们姐妹俩出生不久,开的士的爸爸就出车祸去世了,她的妈妈不甘寂寞,傍上一个开酒店的大款不久就又结了婚。我是学校的举重冠军,学习成绩不怎么好,常抄徐蕊的作业,因为和她同桌,考试时也抄她的卷子,所以成绩还不错。18岁时,我们一起升到高三。
高三那年,体内的荷尔蒙分泌得特别多。因此发生了下面的事情。
记得一次晚自习,是夏天,天气特别闷热,徐蕊热得不停擦汗,我也是不停地用书扇风。这时我注意到她把裙子提了起来,大概是热得实在难以忍受。她继续在看书,我的精神却再也不能集中到书本上,因为她那两条白白的腿就在旁边,而且张得很开,我甚至还看到了她内裤的一角。我的心砰砰直跳,我用书本做掩护,眼楮往下看她的两腿,它们一会张开,一会合拢。我的老二涨得很厉害。那天晚上我第一次手淫,精液喷了我一床。
以后的几天,每当从后面看到徐蕊的腿我就会勃起。我会忍不住想像她夹在两腿之间的那个宝贝,它是什么模样,她两条腿摆动时它的形状会怎样变化,等等。我那时还没有看过a带,对女人的生殖器只停留在生理课本上的认识水平。晚上睡觉之前的活动就是想像她腿和她的宝贝,然后手淫。我没想到有一天真的看到了她的宝贝,而且实实在在地插了进去,开了她的瓢。
那是一个星期天,我去徐蕊家找她,本来是约好去体育馆打乒乓球的,没想到球没打成,却经历了一生中最难忘的一天。
徐蕊当时正在卧室做作业。她的家很大,她姐妹俩一人一间卧室,带独立卫生间。这都是她那个开酒店的继父给她们置办的,但她们对这位继父态度却不怎么好,后来才听徐蕊说这位仁兄很好色,常乘o妈妈不在时揩她们姐妹的油。她妹妹徐蕾的房门关着,里面传来音乐声,一定是在一边学习一边听音乐,我知道徐蕾有这个习惯。
我走进徐蕊的房间,她正埋头在书桌上,她的作业还没有作完。我一进门就瞧见了她交叉在桌子下面的两条腿。我悄悄走过去,从背后望了一眼.
她知道是我来了,头也不擡说︰你先坐会,我一会就完。我站在她后面,一边欣赏她的乳沟,一边假装说︰你慢慢做,时间来的及。
她的两只乳房真大,鼓鼓的,真是饱满。我想把它们抓在掌心时的感觉,一定是爽呆了。这时候真想干她!不知道她有没有这个意思?我决定麻着胆子试探她一下。我拍一下她的肩膀说︰平时还真没注意到,你不但是个才女,还是个大美人呢!
她回头嫣然一笑︰是吗?帅哥!
对路!我想,又摸一下她的腰说︰注意啊大美人,你春光外了。
她嘻嘻一笑,头也不擡地说︰是吗?那你就尽情欣赏吧。
我说︰那我就来了啊?
她头也不回︰来就来,谁怕谁啊。
我心大动,忍不住凑近她耳边说︰你的腿真漂亮,能让我摸一下吗?
她嘻嘻一笑,转身把我推开︰去死!你这个色狼。
我做一声狼嚎,抱住她的双肩︰狼来啦!
她身体一震!一动不动。
我再也忍不住,将嘴贴在她的脖子上。
她全身一抖,啊了一声。
我的舌头在她的脖子上游来游去,很快游到她的耳根。她喘息着说︰别这样,我怕!
我不管她,一边用舌头顶她的耳垂,一边去摸她的腿。她的腿真是酥软啊,我感到全身清爽,像一股电流流遍全身。她身体已经软了,瘫在椅子上。
你知道吗?我多么爱你!你是我的宝贝!我一边抚摩她的腿,一边在她耳边悄悄说。
她身子一动,又啊了一声。
我每天晚上都梦见你!梦见你的腿!我喜欢你的腿!宝贝!
我全身的血好像都在望脑袋上涌,手沿她的大腿内侧摸到了她的腿根。
别这样!这样不好!我怕!她一边喃喃,一边抓住我的手。
我们来作爱!宝贝!我把她从椅子上抱起来。
别这样!她从我怀抱里挣脱下来,站在地板上,将裙子拉下来,又梳理了一下头发。看到我被高跷起的老二顶起来的裤档,她羞涩地转过身去。
我低下头,说︰对不起,我太冲动了。
你们男人都这么好色吗?她说。
我不知道,我说,我只对你好色!
她嘻嘻地笑了,用手掩住口。
我从背后轻轻抱住她,在她耳边轻声说︰我渴望你!
她一动不动,半晌,说︰去把门关上。
我关上她的房门,她已经坐在床上,两手拄着床,妩媚地看着我。
我走过去坐在她身边,说︰你像秋瑾,才貌双全。
她笑了,掐了一下我的鼻子︰笨蛋!秋瑾是个革命家。
我把她压倒在床上,笑着对她说︰你也是啊,我要跟一个革命家作爱。
她问︰会很疼吗?
我说︰不疼,像蚊子咬一口。
她说︰你怎么知道的?
我说︰我从书上看的。
她不做声,一会说︰我妈最怕我做这个,她说太早做这个,人老得快。影响生小孩。
我说︰别吓说,古时候女孩十三四岁就洞房呢。
她说︰所以古时候的人寿命短啊。
我说︰别说这个,让我看看你的腿。
我把她的裙子撩起来,直到看到她的内裤。她的腿真是迷死人!我低头用嘴去吻。
好痒!她叫嚷。
待一会就舒服了。我说。
我一边吻一边用手抚摩。真是又香又软啊,这辈子都不会忘记那种滋味︰一个18岁少女的腿的滋味!
我沿着她大腿内侧往上吻,我每亲一口,她就轻轻动一下,嘴里轻声叹息一声「啊」。当我吻到她腿根时,她的臀部不安地挪动起来。我看见她内裤上靠近她的宝贝的位置已经湿了一小块。那里面一定藏着我每天晚上想像着和急切想要插进去的东西。
我不想再耽误时间了,我把她的内裤退下来。她的宝贝一下子暴露在我眼前。我没想到她竟会有那么多那么浓密的毛!黑黑的,细细的,软软的,把她的宝贝完全挡住了!我小心翼翼地慢慢地把它们分开,一块粉红色的、象河蚌一样的肉露了出来。
啊!这就是我夜夜梦想的女孩的生殖器官吗?!
我擡头看她的脸,她羞涩地把脸扭到了一边,满脸通红。
我的老二已经忍不住在裤裆内战抖了!我脱掉裤子,爬在她身上,用两根手指将它对准那块粉红色的肉,迫不及待地往里面戳。
哎哟!她疼得叫起来,你别用这么大的劲!
说实在的,我的老二也很疼,但是我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。我缩了一下身体,再次发起进攻。
哎哟!她又叫了,用手抱住我的臀部︰你轻一点!她埋怨起来。
你疼吗?恩?你疼吗?我一边问,一边连续进攻。
她最后差不多哭了出来,全身都往后缩。但我的望已经不可阻挡,我死死把她摁住,又把她的腿分得开开的,并且一次比一次更猛地望她肉洞里冲撞!
终于扑的一声–也许是我想像的声音–我插了进去!
她全身一震!并且「啊」地大叫一声。
这时,门外传来敲门声︰姐!你们在干什么?
是徐蕾在外面。
我们都吓得不动。过一会,徐蕊喊了一声︰我们没什么,妈回来了吗?
没有。门外徐蕾回答。接着是脚步离开的声音。
我开始抽插,一边抽动一边舔徐蕊的脸。我发现她很满足。
我直起身,一边抽动一边看我们交合的地方,徐蕊是处女,床上流了一小滩血,我的阴睫上也有她的血。她的两片阴唇象嘴唇一样厚,死死地咬住我的阴睫。浓密的阴毛已被她阴道里面流出的水染湿了。看着这幅景象,我十分满足,也很得意,我已经得到她了,不再是想像中的,而是实实在在的。
从那以后,徐蕊成了我的女朋友。她对我是百依百顺。她的妈妈知道我已经将她的这个宝贝女儿生米煮成了熟饭,也不好说什么,只是偶尔劝徐蕊注意安全,别把肚子弄大了。而妹妹徐蕾则态度古怪,每次我上她家她都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我。
我没有想到竟然也会把她给上了。说起来也有趣。
那天去找徐蕊,发现她在徐蕾的房间里,找着什么。我从背后抱住她,揉搓她的双乳。她全身颤抖,嘴里哦哦不止。
我说︰你不是在偷你妹妹的东西吧?让我来惩罚你!
她不做声。我把她的裙子提起来,一只手伸进去摸她的阴部。
她哦地叫起来。
我说︰你怎么反映这么大?平时搞你的时候也没见你有这反映。
我把她推到床沿,说︰你妹妹不会很快回来吧?我今天就在她房间里插你。
看她不吭声,我胆子就越发大了,把她压倒在床上,把她的内裤扯下来,就用老二往她阴户里插。
插一下,进不去,又插,还是进不去。
我烦躁地说︰几天没日你,你怎么就这么紧?
她忽然转身,说︰别搞我了,我是徐蕾。
我大吃一惊!你是徐蕾?
她说︰我姐买菜去了。
看她满脸红霞,我软下去的老二又翘了起来。
反正已经差不多了,我说,你就让我搞一下吧,你也想,对吗?
看她不吭声,我把她推倒在床上。
我姐快回来了。她说。她爬起来,过去把房门关上。
我把她压在床上,三下两下就把她搞定了。
我听见你们在隔壁作爱。完事后,她一边梳理她的头发一边说。
你是不是一直想和我作爱?我问她。我和你姐第一次作爱的时候,你一直在外面偷听吧?
其实作爱也没有什么。她说,疼死了。
以后就不疼了,第一次都这样。我说。女孩有了第一次,就想要第二次。以后就越来越想要,像上瘾一样。
我姐是这样的吗?她问。
你姐啊?她已经离不开我了。我说。
骗人!她朝我做个鬼脸,你有那么厉害?
刚才你不是知道我的厉害了吗?我笑着说。
后来,我开始在她们家夜宿。因为她妈很少回家住,这里成了我的天堂。我往往在徐蕊睡熟后悄悄爬起来,摸到徐蕾的房间,而她往往在床上假睡着等我,我一上床,她就热烈地抱住我,赤裸裸地宣她的情。我发现她们姐妹俩的生殖器官几乎一模一样,有时我搞不清楚正在操的是姐姐还是妹妹。不过她们姐妹俩在性爱上有着不同的表现和偏好,例如,姐姐徐蕊喜欢我正面日她,而妹妹徐蕾则较喜欢我插她的后庭花。姐姐徐蕊高潮时喜欢咬住嘴唇不吭声,脸部肌肉扭曲很厉害;而妹妹徐蕾高潮时喜欢张嘴大叫,舌头伸出老长。凭着这两点,我才能分出我正在干的到底是姐姐还是妹妹。
有时候,当我们吃饭时,徐蕾会悄悄踢我一脚,搞的我很紧张。我知道她的意思,她又发骚了,需要我操她。我会乘徐蕊洗碗的时候在客厅里摸徐蕾的屁股和胸部,一边还要和厨房里的徐蕊说话。真是紧张又刺激!
这种局面一直保持到高考以后,在等待通知书的那些天。当我搞了她们的妈妈、并被她们姐妹俩撞见以后,我们的关系才终于结束。
那天我锻炼回来,到徐蕊的房间里冲凉。我因为常来,徐蕊将她家的钥匙给了我。徐蕊和徐蕾都出去了,我一边冲凉一边快活地哼着歌。这时听见有人开门进来,我以为是徐蕊回来了,衣服不穿就到客厅里,一边叫︰宝贝!你回来真好!
等到发现是她妈妈时已经来不及了!她妈妈惊大了嘴巴看着我,半晌说不出话来!
我结结巴巴地说︰阿姨,对不起!对不起!
一边飞快地跑回房间,穿上衣服。匆匆忙忙准备走。
没想到徐阿姨会拦住我,笑吟吟地说︰既然来了,就在这里吃个饭吧。阿蕊快回来了吧?
我说︰她去学校看分数去了。
徐阿姨热情地把我拉到沙发上,说︰刚才我什么都看见了。怪不得阿蕊会喜欢你。你这孩子,懂事,乖巧。阿姨喜欢你。你呀,看你身上这肌肉,真是个搞运动的。阿蕊说你是举重冠军,对吧?
我说︰是。阿姨。
徐阿姨一边夸我,一边用手摸我的手臂,慢慢摸到我的胸部。我全身不自在。
别紧张。阿姨和你随便说说话。她说。
这个女人。我心理一咯登。
你看阿姨怎么样?她问。
阿姨挺好。我说。
我问我长的怎么样?漂亮吗?她说。
阿姨漂亮。比我妈漂亮。我说。
哈哈,乖孩子,嘴真甜。她一边说,手一边放肆地在我身上抚摩。
说实在的,徐阿姨虽然四十出头,但保养很好,一身珠光宝气的,像个贵妇人,看起来不过三十左右。她一边看着我,一边往我裤裆里摸。手指非常老练地引诱我的老二。虽然紧张,但我的老二还是高高地昂起了头。
啊,你这孩子,真是有意思。徐阿姨哈哈笑起来,笑得我窘迫不已。
我说︰阿姨,别搞我了,这样下去,我会做傻事的。
做什么傻事呢?徐阿姨眼楮刁斜地注视我。
我,我会插你!我结结巴巴地说。
啊!徐阿姨忽然向后躺倒,急迫地将自己的裙子扯起来︰来来,孩子,来舔我的妣!
她居然说出如此粗俗的字眼来!
我被她撩起来了,一种莫名其妙的兴奋。
我抓住她的内裤,一把扯下来。
她的阴户没有毛!阴唇很饱满,但是黑多了。而且,已经自己张开了!
我将嘴巴压上去,一阵猛吸。
哎呀呀!哎呀呀!她叫起来。
我连牙齿也用起来了,咬住她肥厚的阴唇,不停拉扯。
啊啊啊!她惊叫起来。把腿张得更开了。
我用手拉开她两瓣阴唇,舌头望里面探。
哎哟,受不了了,受不了了!她叫道。
我腾起身,压在她身上,将老二整条捅了进去,猛抽起来。
她全身扭动起来,嘴里啊啊叫着。
我抽插了几十下,不解瘾,就整条拔出来,放在她的乳沟间。她熟练地将两只乳房推过来,夹住我的老二。我用力地来回抽动。
终于,我忍不住一阵狂泻,射了她一脸一嘴。
这时,大门被推开了。我听见徐蕊和徐蕾几乎是不约而同的大叫︰妈!你怎么可以这样?!
我再也没有去过她们家。徐蕊和徐蕾姐妹,一个考上清华,一个考上北大。我则高考失利,做起了小生意。现在,我的财富积累到了几千万。
一个下雨的黄昏,我独自一人在坐在一家咖啡店里,一个女人在我对面坐下来。她是徐蕾。我们聊到很晚,最后我带她到我住的酒店。我把她剥得精光,还是那样熟悉的生殖器官,还是那样喜欢后庭花,还是那样的高潮。最后,我问她︰你姐现在怎么样?她说︰她结婚了,有个小孩。我问︰你呢?她说︰结婚了,又离了。我问︰为什么离呢?她说︰合不来。又补充说︰我那个男人太正统了。我笑了,说︰怪不得,你在床上像个妓女。她用一种怪怪的眼神看着我,说︰你是天下最色的男人。我问︰为什么?她说︰你把我一家三口都操了[……]

继续阅读

黑山是叔叔的三儿子,也是爷爷这根树干第一轮支干的最后一个嫩枝。结婚快三年了,还不见黑山媳妇的肚子有见长。大强每次遇见叔叔,谈及此事都被他那双深沈而无望的眼神所怜慑,因爲没有生孕,一家人在村里擡不起头,说不起话,还不敢与人滋生事端。叔叔说不管生男生女,只要能够放屁下蛋就行![……]

继续阅读

很多人爱是时而性感、时而甜美,拥有天使脸孔、魔鬼身材的她。认识林智玲,应该有十个年头了,2002年,林智玲受香港唐安麒美容集团邀请拍摄电视广告;该广告在港播出后,其吸引人的身材与美貌在网际网路上引起讨论及询问,而逐渐打开知名度。2003年,知名电视制作人葛鸿福邀请林智玲担任东风电视台《流行追踪》节目主持人,是林参与演艺圈的开始。2004年,林所代言的房屋广告强力出现在台北市许多大楼外墙、显著地标及媒体上,使得她一夕之间暴红,全台湾都为她的气质内涵与美丽的外貌瞩目,林智玲在台湾掀起一阵名模旋风。[……]

继续阅读

夜深人静,在长洲渡假屋的一间双人房,我睡不着,起床看了海棠春睡的女朋友好几次,可是总缺乏勇气『侵犯』她﹗我吸了半包烟,喝下一支啤酒后,终于逐渐産生了勇气。我先将蚊帐挂起,身穿粉缸睡袍的她,样子并不比香港小姐逊色,尤其是那魔鬼似的的身体,随呼吸而起伏的酥胸,使我心跳加快﹗
我悄悄松开她的腰带,将睡袍左右分开,雪白的大褪立即呈现在眼前,那三角地带隆起的丘陵,和中央的坑道,还有裸露出的乳沟,使我一阵狂喜。
在有点犯罪感中,我无意识地脱去长裤和内裤,宝剑出鞘,无比锐利﹗我像小偷般解了她的胸扣,肥美雪白而结实的乳房弹跳出来了﹗
我忍不住用手轻轻抚摸,用口吸吮,这时候实在使我十分冲动。然而,她醒来了,见她自己下体赤裸,而我的两手正按在她的奶子上,她大吃一惊,挣扎要起来。我像做了坏事被发觉,要杀人灭口一样,随即压在她身上,狂吻她的脸、她的嘴,两手在乳房上不断摸揉,涨硬的小东西顶着她的阴户。她没有叫,但不断反抗挣扎,我下床剥下她的内裤、她趁机起来逃走,到大门时,想开门又犹豫了,因爲她没有裤子。
我从后面抱住她,两手大力握住乳房,同时亲吻她的颈,在微痛的刺击中她的挣扎慢下来,我拉下她的睡袍时,也将她扳转过身来。她带点恐惧看着我,两手按住胸脯,我慢慢拉开她的两手说∷「淑贤,我好喜欢你﹗」
然后,我吻着大奶子,用力吸吮着乳蒂,她就像昆虫跌入蜘蛛网内,软倒在我的身上。我把她放在床上,她自动张开了腿,当我强攻一次失败,淑贤忽然后悔了,她疯狂地挣扎。但我也已经像野兽般向她进侵,在第三次的强攻中,我插入了三分之一,两手抱住她的屁股。她恐惧而懊悔地挣扎,却在不断的摇动中,将阴茎完全摇入去。我在她尖叫声中全力一刺,『卜』的一下,我知道她的处女膜破了。她仍然像吃了农药的鲤鱼在水中反肚挣扎。在挣扎中,巨大的奶子剧烈摇动,在我双手抓紧、力握之下,她终于也静止不动了。
之后,是两人热烈的拥吻、身体大量出汗,急速的呼吸、喘息和她的叫床声浪。爲了防止她的尖叫被人听见,我狂吻着她,两手用力握住乳房。在力握中,她的汗水大量流出来,眉头紧皱,呼吸急速,屁股上下起伏着,两脚大力磨床。我也在这时射精了﹗
淑贤事后虽然怪责了我,却紧抱着我不放,因她从未试过这般快乐﹗
现在,我和淑贤已结婚一年了,我赤条条坐在天台的木屋内,回想起那次的做爱。但此刻,我却像太监般硬不起来﹗我吸着烟,看着床上的太太,她身上一丝不挂。她祗有二十六岁,此刻她是更成熟、更迷人了﹗
她那饱胀的大奶,像快要爆发的火山,那迷人的洞口,满是淫水。她脸红如喝醉,柔软的秀发遮住半边俏脸。她鼻孔张开,小嘴像鱼鳃呼吸般抖动,她辗转反侧,看来很想我的进侵,但我却变成了太监一般﹗
结婚之后,淑贤不再工作,但以我这个印刷技工的收入,祗能租住天台木屋。她看不起我这个低能的丈夫,天天都在说后悔﹗她认爲以她的条件,随便可以嫁个银行经理或专业人士,却被我把她『诱奸』,不得不和我结婚﹗
爲了讨好太太,我是甚么家务都做,反而成爲她的奴隶﹗但是奇怪的是,我逐渐变成了太监一样,无法硬起来﹗此刻,她躺在床上,两手握住自己的乳房,斜眼看着我,眼内充满淫光,她已欲火焚心了﹗
我再次扑到太太身上,那话儿硬了﹗我见到她一脸鄙视的样子,但我知道她是内心暗喜,因爲她张开了两条白嫩的大腿。但是,她的鄙视就好像一把利刀,要切下我的阳具一样。于是我又被她的冷漠吓缩了﹗
淑贤大失所望,她大力将我踢下床,嘴里还骂道∷「没用的东西﹗今晚睡地下﹗」
我工作的印刷厂晚上常要加班,以前我最不想加班的,现在却主动要求加班。因爲我不想回家,我害怕回家。
在外面喝醉酒的时候,我曾有杀死太太的念头,但祗不过是想想而已。因爲其实我是很爱她的,谁叫自己无能呢﹖
有一个晚上,我加完班,驾着二手私家车回家,在街边的熟食档停下来喝啤酒。深夜一时了,突然前面一辆计程车停下,有人大叫打劫。一个女子落车逃跑,另一女子下车时被司机捉住,先前的女子向我跑来,她的身影十分似淑贤。
她来到了,一脸慌张。却用刀架在我脖子上。我马上开了车门,让她上车,接着就开车逃走。
「多谢你﹗」那女子感激地说。她祗有二十岁左右,连声音也像我太太。她没有说去那里,但我突然对她産生了强烈的憎恨。我将车开到一个僻静之处,死了火。
我走进后座,很轻易就抢了她的刀,迫她就范,?则就要把她送去警署。这女郎看来是问题少女之类的人。她不很害怕,又不得不就范,但被人威胁,始终不服气。
我强行将她的衫自头剥了出来,一对大肉球跳跃不止﹗女郎稍微反抗纠缠,我按倒她,大力扯下短裤和内裤,然后我也解了裤钮,拉下拉链。我压在她身上。女郎仍然反抗着,她双手拼命撑拒着,嘴里还用粗口骂我。
我说道∷「你叫吧﹗如果有差人来,我就告发你﹗」
她不敢再出声,也停止了反抗。但是,我吻她的脸时,被她吐口水,吻她的嘴时,也被她咬了一下嘴唇﹗
我大怒,一拳打在女郎胸口上,她惨叫一声,再也不敢动。于是,我再吻她,她终于不敢再咬。她皮光肉滑,嘴内湿热。力握她的大肉球时,十分结实,而且弹力十足,握得很有手感,于是他狠狠将阳具全力一插,竟毫不费力完全进入。她没有淫水滋润,却能一下而全根进入,可见我的肉棒坚硬如铁。
女郎因痛而低叫﹗但她一点反应也没有,我却突然精力充沛,压在她肉体上大力抽插了二、三十下。在微弱光线下,每一次抽插,她的两支球型奶就抛动跳跃起来,她也痛得咬着嘴唇。
过了不久,她不觉痛了,因爲淫水已源源涌出,她的脸也红,呼吸也急速了,她的瞳孔也放大了,但她强忍着,不肯认输。于是,我在前冲之中加入旋转,儿她也开始呻吟和低叫了,嘴角也泛起了淫邪之笑容﹗
我两手用力握住大肉球,用口吸吮她的乳头,她竟然笑出声了,她说道∷「看不出你都好够劲﹗」
当我在抽插旋转中咬她的乳房时,她的腰不断上挺下落,速度也越来越快。她大叫大笑,张开了口,迎接我的狂吻。在两人的紧缠中,我终于在她的阴道里射精了。
事后,我送她回市区,她还和我说了声再见。
驾车回家时,我心里很高兴,因爲我已经恢复雄风了﹗我尝试想那女郎的大奶,阴茎又硬也来﹗我马上回家,我要和太太做爱,使她死去活来。
但是,当我剥光了太太的衣服,伏在她身上时,我又变成了太监一样,于是,淑贤更加鄙视我了﹗
有一天,是我休息的日子,本想和太太到郊外拍照,她却拒绝了,于是我祗好自己出去了。我带着相机,一个人四处流连,我看见三十岁的王太太走入一间超级市场,这个王太太常和我太太打麻雀,我不止一次的听见王太太教淑贤对付丈夫的方法,因此我对她十分反感。王太太相貌虽不及淑贤,却也五官端正,虽比淑贤大几年,却更成熟,胸脯亦十分伟大。我尾随而入,看她买甚么﹖
我见她拿了一支唇膏悄悄放入手袋,心中暗喜。当她再将一支香水放入手袋时,我马上拍下照片,那时她并不知道,我也没有即时告发她,祗是有点轻视。
我拿着即影即有相片给她看,王太太大惊失色,赶紧想抢照片,但已经被我马上收回了。
我冷笑着说道∷「你知道犯偷窃罪,要坐监的吗﹖」
王太太向我摆出讨好的微笑,求我交回相片。但我要和她找个地方谈一谈,我带她上了的士,直驶九龙塘,我要王太太和我进去租房,她起初坚决不肯,但最后还是无可奈何的和我租了房。
王太太坐在床上,万分羞愧地低下头,由于彼此认识,使她更感难爲情﹗我动手脱她的衣服,先是脱外套,然后是恤衫的衣钮,就好像在地上挖土,要将大竹笋挖出来一样。当我脱下她的胸围时,她全身微微震动,两支大竹笋奶也有节奏地震动﹗鲜嫩的竹笋白里透红。她侧过身体背向我,颤抖地求我放过她。当她再回头偷看时,我已脱光了衣服,她马上又转过身去。我坚硬的阳具磨擦她的背部,使她全身抖动得更大。巨大的肉球摇动得似要跌下来。他马上用两手抓住把玩着。我摸捏下去,她富有弹力而柔软。她恐惧地要站起来,却被我推倒在床上,用力剥去她的裤子,她急忙以手掩住下体。
我站在一旁欣赏,王太太偷偷看了我一眼,看到我那强有力的阴茎尤如高射炮一般竖立着,吓得赶快闭上眼,好像她的丈夫站在一旁,看见了一切。
她脸色苍白,好像就要大祸临头﹗我捉住她的手,坐在她身上,吻她的脸,她左闪右避,我吻她的肉弹,她的身体摆动如蛇。我两脚踏床,身体悬空,以阴茎轻磨她的坑道,制造出一阵奇痒使她快将崩溃﹗
我笑着说道∷「事情既不可避免,就顺其自然吧﹗」
我这么一说,她的痕痒更甚,淫水也渗出来了。她张眼看我,见我望住她笑,羞愧更甚,脸红如火烧﹗她想将两脚合拢,又被我分开,而且把她张得更开。
当她再看我时,已被被控制住似的,闭不了眼。于是,我的阴茎一下冲进去,她神经质地震动了一下,羞耻地逐渐闭上眼。
我的一轮进攻使她心跳加速一倍,大肉球被推磨轻捏又使她呼吸急速起来。她已有少许快感了,嘴角泛起淫邪的、报复而满足的冷笑。
我问道∷「你在笑什么呢﹖」
王太太笑着说道∷「我想起了不久前和你太太打牌,输了一千元,还被她溪落了一番﹗现在,我和她丈夫做爱,淑贤不知道。以后遇见她时,我将十分快乐。就像现在这么的快感。」
王太太说完,张开饥渴的小嘴狂吻我,在我力握她的大奶中,她淫笑狂叫如狼叫。她索性反骑在我身上,两手扶我的腰,疯狂跳动。在一上一落中,她高潮也来临了。
她笑着、叫着,她脸上的汗水,巨乳上的汗水,雨点般打在我身上。她终于支持不住了,她伏倒在我身上。我反过来压在她肉体上狂抽猛插?在射精时还大力地咬她的乳房,留下齿印红痕﹗
事后,我将相片交回王太太,而她也像小偷般溜走了﹗但是此后,我再见不到王太太前来打牌了。
我不知道自己爲甚么这样做,但也爲再由太监变成无坚不摧又沾沾自喜。我企固在深夜太太熟睡时偷偷和她做爱。但奇怪的是,自己的太太比王太太美艳动人,我竟一点冲动也没有﹗我自然不敢动她,以免被悔辱臭骂。
一个晚上的深夜,我加完班,驱车到水塘喝酒。想起太太对我越来越差,我祗有不停喝酒。附近一对情侣的声浪便我十分反感,于是地戴上一个面具,手持着相机小心走近。由于有点醉,我迷迷糊糊地看不清两人的相貌,祗听出是一对背夫偷汉的狗男女﹗
当晚的天气不太好,像是雷雨的前奏,不过干打雷不下雨,凭着闪电的瞬光,可以见到那俩人已经在大石后面开始行动了。那男的把裤子脱下一半,女的也把三角裤脱下来,她穿着裙子,所以很方便,她不用再脱什么了,直接跨坐在男人身上。看她舒服地仰了仰头,看来那男人的阳具已经插进她的肉体里了。
果然,当那男人撩起女人的裙子摸她的屁股时,我清楚地见到这对狗男女的性器官已经交合在一起了。我马上拍下一张照片,虽有闪光,但那对狗男女以爲是闪电,并没有察觉,那女的照样在那里扭腰摆臀,拿她的阴道频频套弄着男人的肉棒。
突然,两人吵起架来,好像是男的向她要钱被拒,一怒之下竟推开她拂袖离去。爱总是有悲剧.[……]

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