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年初四踏上火车到老家去赴喜宴—堂哥的女儿结婚,顺便去阔别12年的老家看看。坐了4个小时的火车,在火车站居然没有人接我。我打我违规,举报我!给堂姐,一会儿堂姐的大儿子波波开车来接我,这小子几年前来过我家,现在张的好快啊,也是大老爷们了。坐在他的车上,看着县城宽阔的马路,还别说,老家就是变化大啊。小小县城也跟城市里面一样的布局,文化广场,网吧,步行街,街上穿梭着三轮黄包车,还有那种小小的tixs车—-5元钱转遍整个县城,小摊小贩马路上乱摆。当然还有那些按摩屋,洗脚屋,休闲城也是很多,在县城老电影院那里还有草台班子在搞艳舞表演。真是黄业发达啊。[……]

继续阅读

(1)娜塔纱。寻日者是一名极其漂亮的血精灵少女。一张标准,但略嫌消瘦的瓜子脸上拢着一头直垂至腰际的金黄色长发。一对
如同绿玛瑙般的,闪着迷人光彩的绿眼睛,散发着性感,风骚的气息,让她看起
来是那麽的拥有活力且风情万种。[……]

继续阅读

在原本住的不远处租下一栋公寓的顶楼,将近40坪四房一厅满大的。空着三个房间也可惜,就想把其它三个房间租出去,也好补贴家用,征得房东同意就贴红单当起了二房东.但是顶楼的房间并不好租出去,大部分的人多嫌夏天会很热,这也是真的。红单贴了近六个月始终没着落,只好委托仲介公司。[……]

继续阅读

我已经四十多岁了,名字叫茂松,身裁微胖,长得也不怎么样,从来没有想到我也会有外遇。这个女孩从我国中开始,我就认识她了,她的名字叫莉婷,在我国二时,我们家买房子时,刚好他们家买在我家隔壁,那时她才小五,但看得出她已开始发育,胸部非常挺,而且至少有富士大苹果那么大。[……]

继续阅读

前几天我才知道,我一个很好的哥们睡过我女友,心情实在不爽。本来我还觉得我对不起他,之前迷奸过他电视台的女友,原来天下乌鸦是一般黑的!他竟然早就操过我老婆了!郁闷!在此,我把几个月前我操他女朋友的一段往事发出来吧。[……]

继续阅读

张开口陈永懿挺着胯下的巨龙对着被他绑在床上的陈宝茵说。陈宝茵掘强地别开脸,嘴角紧紧地闭合着,双眼泪光闪闪.但仍然死死忍着不让它流下,她跟永懿是同班的同学,刚开学时就幸运地安排成为邻座,陈宝茵外表清纯甜美,常把头发扎成一条马尾的样子犹如邻家女孩,陈永懿样貌俊朗,笑的时候嘴角微微翘起看上去有点坏坏的感觉。[……]

继续阅读